夏桑末

好想急死你(六十七)

太像了 太像源源了

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:




我是王源




没有被吃掉拉,你们,真是的。


现在可没有时间去想那些,我是认真的在说,虽然想触碰,但是每天睁开眼睛,看着天花板的苍白,第一个清晰的意识不是王俊凯,是我自己呢。


哪怕你们依旧叫我宝宝,但是这个宝宝就快成年了。


快看不清自己的前路了。


我就是这个毛病,高兴的时候设想悲伤,幸福的时候怀念过往。


我和大多数人一样,认为过去的都美好一些。


都觉得,此刻的自己是那么不完整,那么不美好。


看吧,这就是我,月入百万却喜欢忧伤的小孩儿。


小孩儿,多么让人幸福又痛苦的称呼。


毕竟这是块遮羞布,解释一切没有天赋的现状。


我呢,想好好唱歌呢。


我其实不贪心的,要是能好好唱歌,我就什么也不干了。


可是不行呢,因为我唱歌不行呢,也写不出好歌呢,所以,还是演点综艺什么的吧。


在这样无可避免的痛苦面前,我对成立个人工作室没有任何反对。


王俊凯也是,安静的坐着,点点头,言语,呼吸,表情,都安静的像窗外的空气,藏着无可挽回的混浊。


在即将迎来成年的我们,突然陷入一切破碎的现状。


你要站远一点,才看的清全部嘛!


这是我和我妈去看哪个景点时我妈对我说的来着,我给忘了。


当我站在离王俊凯远一点的距离时,我才明白我妈这简短的话。


王俊凯,所有的人都羡慕他的运气,都以为那个上厕所被选中的孩子是最幸运的。


不是这样的,王俊凯,即使没有被选中,也会成为不错的人吧。


他呢,有一种坦然自若面对现实的态度。


人贵有自知之明,这句简单但是难以体会的话,王俊凯懂。


他看清了我们是漂浮在半空的泡沫,所以没有奋不顾身奔向太阳的泯灭,而且接着阳光的照耀,折射七彩的光芒。


如果不能发出光芒,至少不要让自己熄灭。


王俊凯不想让自己熄灭。


而我,在他的远处才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进了北影。


那不是满怀自信的无畏,是悲愤,是妥协,是叹息。


而他,在和我一样年龄时的那些挣扎和痛苦,我竟然没有察觉。


到底是他掩饰的好,还是我并不如说的那样爱他。


我不知道。


我即将十七,冲动又害怕的年纪。


我只能保持沉默的谦逊,迎接每一项喜欢或不喜欢的工作。


不知道我们分开是谁给的勇气,这轻描淡写的分开像一场排练好的舞台剧,可是我们不可能按照剧本走下去,就想当初我们不按套路的红起来,剧院的观众是那么挑剔,那么喜新厌旧。


他们自顾自睿智的自信,到底有没有一丝丝害怕在里面?


我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,我只想我自己。


想十七的王源该怎么办。


就这样,王俊凯十八岁了,顺理成章,又突如其来一般。


好好唱歌啊,我对王俊凯说。


他看着我,拿过我送的礼物。


礼物很轻,我的心却很重,不是高兴,也不是痛苦。


我爱他,毋庸置疑。


我在离开他,同样毋庸置疑。


我爱他,爱他每次走在前方沉着冷静的背影。


如今,我的前方已经没有他,他选择了另一条路,头也不回的走去。


我爱他,本可以不离开,跟上去的,我却站在原地,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停住了脚步。


王俊凯,我要离开你了。


在即将离开的时候,我迎来你的十八岁,年轻的样子,我却要离开你,我离开你,说的最深情的话,居然是你要好好唱歌啊。


你要好好唱歌啊,王俊凯。


不然,他日相遇,你我如何相对?


成熟,像骨骼的生长,悄无声息。


我喜欢音乐。


我也任性。


所以我要挣扎。


我本没有他那样面对现实的天赋,也没有产生光芒的才华。


至少,想去喜欢,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,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
我还没有为了什么而奋不顾身过。


我安然无恙又如此光鲜的活着,为什么不试一试飞蛾扑火?


我抱起吉他,任由指尖磨起一层不厚的茧子,指尖的疼痛,腰背的酸软,却让我有种满足的幸福感。


这才是音乐该有的渲染。


我喜欢音乐。


所以,王俊凯,我要选择孤独。


我爱我们的热闹。


我更爱孤独的灵感。


我爱你,更爱当年你浮夸动情的演唱。


我们好好唱歌吧,王俊凯。


好好唱歌吧。


毕竟我爱你啊。


毕竟,我想一直爱你啊。





勿念~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94)

  1. 星星寂夜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爱我们的热闹,也爱孤独的灵感。